任桉.☆

混圈杂,摸鱼渣。

【蔡侠】腻腻歪歪可不是武当弟子应有的习惯

-蔡居诚x少侠。蔡攻!蔡攻!蔡攻!
-迷之少女心操作。无脑甜。

“蔡师兄,我来看你了!”

蔡居诚懒洋洋地转身,唇角一勾朝我扬了扬下巴。

我手捧一束透着粉白的花儿,微颤瓣尖儿上还晃荡着晶莹的雨露。眼尖地瞥见那边儿台子上自己前些日子送的玉石被那人收好码齐,不禁笑意渐浓,步履轻快溜了进去。

“哟,这次改送花了?”蔡居诚将花枝在指间来回把玩。

“师兄喜欢不喜欢?”

他的视线在蕊瓣间流转了一圈儿,忽而腕间一转,将花朵附至唇边,轻轻落吻——目光却又悠悠地定在我的面上。

“好看,喜欢。”

我望进他深邃眼瞳,暗抛的东西倒是我自己都搞不明白了——只会在他清浅笑意间兀自面红,在心脏鼓动的频率间逐渐沉溺。

这是我向蔡师兄表露心迹的第七天。

准确而言也并非如此——我只是在推送玉石时悄悄碰了碰他的腕,只是在他震怒时温声安慰,只是每天准时来寻他,繁忙或是风雨都不曾阻绝......

也不知是何时就有了不同了。他的火气似乎越来越少,会托腮听我讲当天的事儿,除了骂几句傻,他的笑容也不再是罕见的稀物了。偶尔的举动便叫人手足无措,简直就像是将什么都给洞察清了。

师兄不是傻子,我也不是。

蔡居诚起了身来,捻了捻我沾了点雨水的发尾。

“不早了。夜里会更冷,赶紧回去吧。”

知晓他是关心我,便就颔首乖乖听话。哪知走到门边儿,足底却像给粘住一般——磨碾磨碾,就是怎么迈不开步子了。

“那、师兄再见?”我转过头去,垂眸轻声。

“嗯。”我才发现他的目光一直没从我身上偏移。

像是给黏黏糊糊的情绪缠绕住心肺,有点不甘心。

我的手刚搭上门把,他却忽而开口了。

“等一下。”

蔡居诚快步走了过来。他的手掌摁于我身侧的门板儿。我给这忽然拉近的距离吓了一跳,岂料下一秒便给抬了下颔。鼻息交融,我的呼吸有些丢脸地打颤。

像是意料之中般地阖了眸子,在师兄少见的温柔动作中感受到唇间的柔软。

夜里房内只一盏灯,散着柔和暖黄的光晕。我的背抵住了门板,但我无暇去顾及那上面的纹路和触感,因为同样紧贴着我胸膛的是来自蔡居诚的灼热温度。我微微仰首回应着他,手指微颤地轻轻扣住他的衣袖。

唇分之际呼吸有些不稳,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

“师兄...我这回是真要走了。”

“.....嗯。”他垂眸与我对视,腮颊染些浅红。

可他搂着我的手臂却一点儿也没放开。

在我腰间的温热手掌忽而发力一捞,我便给他横抱至怀中。

“傻小子。”

“外面冷还走什么。”


-END-

-《楚留香》手游同人
-蔡居诚相关,侠蔡侠无差
-第一人称
-练个笔。


那位师兄着实有趣。

我还未拜入武当,只是远远观望之时,便已在意起蔡居诚来。上挑的眼尾与抿紧的薄唇使他看起来颇为刻薄,明明是略低的好听嗓音,却总是从唇齿间挤出些嘲讽或冷笑。蔡居诚的身上仿佛天生有戾气环绕。长满了刺儿似的。

当真是可惜了这一幅好皮囊。我向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


我并不是同这位师兄没过节的,我一时的多心和误解便足以令同样多心的他筑起高墙。

“呃,不用了师兄,我自己来就......”

话音未落,我就被蔡居诚的一声冷笑吓得一个激灵。他似是懒得再看我一眼,忽地转过脸去。垂下眼睑,坠下的视线带点儿自嘲。

“哼,果真是一步错,步步错。既然一开始就不信我,何必跑过来麻烦人。你也好邱居新他们也好,一个两个都来恶心我,好玩么?”

不知怎的,他尖酸言语回响耳畔,我顿时就悔了——从心中断断续续涌出点慌乱与涩意来。待他转身衣袍翻滚,我想也没想就跑上去扣住他的手腕。

“干什...”“师兄我不是那个意思,对不起,我只是......”
蔡居诚却猛地甩开了我的手,鞋底踏至地面的力道愈加狠厉起来,快步离开不忘抛下冷冷言语。

“你当你是什么人,还有资格跟我假惺惺!”

我也渐渐看不透他了,不如说一开始便是不懂他的。明明是位年轻有为的俊秀青年,却因无谓的攀比与走歪的野心,将其他人的心意都给推入恶意的主观深渊。蔡居诚许是习惯了用这般言语将他人拒之千里之外的,就连一点点辩词也不愿相信了。

我看着他离去,他好似从来不屑回头。


蔡居诚终是叛了师门,成了万人唾骂的对象。

他下山的那天我在场,我依稀记得他的怒吼——
“...你们都把我当抹布!”“......我哪里不如邱居新...”

那不甘里简直像是染了哭腔。

我却是更值得唾骂了——竟对一个叛徒起了怜惜之意,竟为一个相识不过一日的恶劣师兄而一下下猛地揪紧心脏。

我想叫住他,却望见了他转过身时发红的眼角。

一如当时甩开我后大步离去的样子,只不过添了决绝。

我的手滞留在半空,飘下的叶片堪堪擦过我的指尖。嗓子发干发哑。

怕是再也无从相见了。

我拜入武当,到后来下山历练,已过了很久了。立春,雪消风自软。在我脑内关于蔡居诚的记忆齿轮终是被终日不歇的马蹄哒哒而生生止住,我说不上原因,但它偶尔在皓月当空之时依旧还会激起清浅的涟漪。


我随香帅进了点香阁。本是谈笑风生,杯沿刚刚抵唇,视线无意间的微转,却瞥见了熟悉的面容。

指节一颤,险些连杯子都拿不稳了。

似是感受到旁人目光,蔡居诚抬了眸子。

皆是一滞。


“是不是邱居新让你来羞辱我的?啊?观看失败者心情很好吗?!”

我急忙稳了稳被他锤得微晃的桌台,慌慌张张的声音有些委屈。

“师兄,你都到这儿还债来了,怎么还把人往坏里想...”我没有说“落魄”这个词,我知晓我那每一个毛孔填满自尊心的师兄定是受不了的。

吵吵闹闹好不容易待他冷静一些,我举起酒盏,同面色铁青的他碰了一杯。

“...前些天送师兄的玉石还喜欢吗?”

“啧,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不给钱就滚。”

我撇撇嘴不再多言,房间里顿时一阵寂静。不知何时一杯酒已下肚,有些灼烫之意,蒸腾至面上。窗口没有闭,徐徐晚风溜入,轻抚了蔡居诚的袖口与额发。他紧绷的神经好似放松了些,面色在月光流转下显得柔润许多。

我忍不住抬眼偷瞄了几眼。却被他逮个正着。

“...有话就直接说。”

“我、我只是想,若是这次没有侥幸来这儿,怕是再也见不到师兄了。”

大概是微醺的缘故,我情不自禁地想要诉说更多。垂下脑袋红着脸豁出去一般。

“怕是、怕是再也没法让师兄正眼看我一次。我没有把你看成失败者,也没想羞辱你——我只是想多来看看师兄。”

意料之外,他没有出言嘲讽,只是静静地听下去。我又喝了口酒,昏昏沉沉的,就这么狼狈又语无伦次地说了出口。

“——我是真心喜欢蔡师兄。”

我不敢看他的面色,只是在一阵安静中兀自紧了心脏。这种安静实在太漫长,我简直都想要起身一笑而过——

“时间到了,你出去吧。”他将酒盏嗒地放于台面,忽然抬指敲了下我的脑袋。

“...?”我捂着头,仰首眨了眨眼睛。

“啧,醉醺醺的,可别倒在大街上了。赶紧回去。”

“...明天带着你那些破玩意儿继续来找我。”


诸多事务缠身,我已经有几日未去点香阁了。

当我再次见到蔡居诚,却是带着满身的尘土与擦伤去的。

我刚跨入门,蔡居诚便起了身来,微瞪双眸似是要责问我,目光坠于我的伤口时却是一僵。

下一秒我被他拽过去按下坐好,在他捏上我胳膊上割伤之时痛得吸了口冷气。

“怎么伤成这样?你专门给武当弟子丢脸的还是怎么?!”

“我当时在想,几天不见了,师兄你会不会想我,在这儿过得开不开心。...然后就大意了。”

蔡居诚闻言却愣了,出乎我意料地,他竟抿抿嘴唇,声音有点发颤。

“...你小子,当真那么喜欢我?”

我凝眸望进他的双瞳,不掩真挚。

“别说瞎话了...!我知道你们都是一样的——假惺惺地示好,最后却都一脸厌弃地唤我叛徒!明明是你们先背叛我、抛弃我......”说到最后他的眼眶都微微发红,狠狠扭过脸去。

蔡居诚始终将自己蜷缩在一个厚厚的躯壳中,竖起高墙,不许任何人戳破与逾越。但不甘与委屈却让他的眼里染上了深深的无从宣泄的寂寞,他自己却察觉不到。
我也不管会如何了,倾身向前紧紧拥住他。

“师兄,你信我。我真的...”

我的话语被蔡居诚轻声的啜泣打断了。他的手指紧紧扣住了我背后的衣衫,将脸埋进我的肩,像是安全感得到了归属,像个小孩般哑着嗓子哭着命令。

“...就这样。”

“不要放开我...。”


“师兄,我一定会努力帮你赎身的!”

“切,谁要你帮忙...。”

我笑着帮一脸别扭的师兄斟酒,阳光正好,我将刚采下的花儿玩笑般簪至他发间。

我知道总会有那么一天的,我会策马寻到他,向他伸出手。我会一点一点敲开他固执的外壳,将深陷执念的他从沼泽中拽出。

然后笑着唤声“师兄”,紧紧抱住他。

-END-

【王者荣耀水果组】BLUE.

橘右京有时会觉得自己跌入了深不见底的海洋。

沉溺下去,被晕染,完全昏睡……却没有窒息感。被凉薄又炽烈的海水裹挟,却安心非常。

简直就像是做了一种朦胧的梦。

"…………橘先生,橘先生…。"

清朗上扬的声音,有些狡黠地划破橘右京思绪的渺茫,溜进了他的耳廓,拽拉神经末梢。

"嘿。"

他回过神来,抬眼,却望进了一派澄澈的蓝。——青年的手掌托腮,任侧边儿的阳光戏弄着金色的发尾。异国特有的精致五官,给染上了温笑更是摄人心魄。

马可波罗眨了眨眼睛,橘右京看见他那海洋里的自己消失了。可又很快复现。

"您在想什么呢?"

痒痒的如同阳光下的细小绒毛的触感,沿视线交触,逐渐蔓延橘右京全身上下。

他是罪魁祸首。


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陷的越来越深了。

橘右京现在回想起船上的那个夜晚还会罕见的面红。他记得太清楚了——马可波罗当时就跨坐在他身上,以不那么优雅的方式。

马可的手将他正在擦拭爱刀的手覆上。

他倾身垂首,眉睫上扬。昏暗的光线,还有眼中炙热的海洋。声音暗沉,有点儿沙哑。

"别这样,先生。——您要刀,还是要我?"

毫无分量的推拒到了唇边,在望进那汪碧蓝之后,悉数散了形。

他记得马可的喘息,记得他高昂的颈线,从容不迫的起起落落。波澜不惊的蓝眸早已染上不该有的糜乱色彩,放纵意味让它们变成了沼泽。

"右京……"

马可放在床头的棕帽儿随着动作滚落下去,骨碌骨碌最后轻轻挨在了橘右京的佩刀旁边。





橘右京知道他不应该。这段关系是该被斩断的,正如他平时的果决利落一般。

"Marco……。我…."

马可波罗却轻上前一步,打断了他欲出口的一切说辞。

"您在害怕吗,橘先生。"

"武士可不该有这么怯懦的心思。"

"嘿,别躲开视线。"
"请看着我。"

听到他这句话橘右京知道自己一败涂地。

他任面前人吻上来,也任自己将手指滑入他金色发间。

他是不可能让那蓝眸中染上任何失落或悲伤的色彩的。当他第一次见到马可波罗,也许便从心里这样发誓了。

他沉溺其中。并甘愿如此。

-END-

格瑞的声音。
离得太远尚听不清在说什么,但嘉德罗斯只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雀跃。
几近是飞奔而至。

“......嘉德罗斯?”
什么,居然在和那个杂碎说我..?

轻勾唇角大步上前,正想唤出他默念许久的名字。“格...”

“他的力量值得借重。”
“仅此而已。”

清冷声线堪堪回响耳畔。嘉德罗斯顿住了。包括他的脚步和欲出的呼喊。
罕见的踌躇。

【汗萝】狐与狼王

他狡猾得像只狐狸,成吉思汗想。

从容不迫的行礼,流畅得体的问安,就连唇缘勾起的弧度都那般恰当。眉睫上扬似要轻眨蓝眸,可又没有。躬身的姿势流露谦恭,颊边发丝稍稍偏滑遮住些眼尾睫羽。

轻挑眉梢摄人心魄,何等狡猾,要将他波澜不惊的神容优雅地击碎。


“可汗。”

微醺状态下青年的颊侧微有绯红,却依旧保持着唇角轻勾。此刻正托腮抬眼,失了些许礼仪——望着成吉思汗。似乎晕有酒意的眼眸波光流转,他背后的月光熠熠生辉。

“威尼斯的夜空深邃而美丽,就像您的眼睛一样。”

尾音上扬夹带欣悦,一如既往地似要挠拨人心。

成吉思汗蹙眉,却掩不住心脏稍稍加快的跳动,敲击——这一定是酒液造成的。是酒液灼烧撩拨了他心中从容的平静湖面。

异邦人,穿梭于繁杂人间,你也是这样轻率地抛付蜜语甜言吗?

金发青年终是起了身,夜风拂乱他发顶的金色。他眸中笑意盈然,启唇温声。

“可汗,夜已深,便不叨扰了。”

他总是这样——一直是。狡猾极致,就像一只狐狸,优雅地踱进了狼的巢穴,于此顾盼流连,不掩他的迷人眉眼。——甚至轻抚狼毛,但蜻蜓点水般地转瞬离去,优雅地缓步离别。

——“......?”

他被扣住了手腕,被迫地猛地身子前倾——成吉思汗将马可波罗,那个在他闭上眼睛的瞬间,时常倏然出现的耀眼金色捞入了怀中,他终于迈出了这一步。

金发青年礼仪性的笑容被略有无措的情绪消抹,他好像终于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这让成吉思汗很满意,可是还不够——他似乎还有余力思考,还妄图启唇道出一些客套的敷衍说辞。这不是成吉思汗想要的,他渴望他湖蓝的双眸只能注视自己——他是他的所属,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能够触碰他,侵略他的,只有成吉思汗一个人。

于是他终于垂首,打破了一切生硬的距离。

——他似乎能听见耳畔有猎猎夜风回响,有漫草争相倾倒的窸窣声,有月光铺转的柔和轻语。

但这一切都不敌面前人略有紊乱的鼻息,唇间带有酒意的灼灼温度,微滞的身体,狂乱的心跳。

你知道吗,异邦人——你闯入的是狼王的巢穴。

你大错特错。

“你别想跑。”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