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桉.☆

混圈杂,摸鱼渣。

【汗萝】狐与狼王

他狡猾得像只狐狸,成吉思汗想。

从容不迫的行礼,流畅得体的问安,就连唇缘勾起的弧度都那般恰当。眉睫上扬似要轻眨蓝眸,可又没有。躬身的姿势流露谦恭,颊边发丝稍稍偏滑遮住些眼尾睫羽。

轻挑眉梢摄人心魄,何等狡猾,要将他波澜不惊的神容优雅地击碎。


“可汗。”

微醺状态下青年的颊侧微有绯红,却依旧保持着唇角轻勾。此刻正托腮抬眼,失了些许礼仪——望着成吉思汗。似乎晕有酒意的眼眸波光流转,他背后的月光熠熠生辉。

“威尼斯的夜空深邃而美丽,就像您的眼睛一样。”

尾音上扬夹带欣悦,一如既往地似要挠拨人心。

成吉思汗蹙眉,却掩不住心脏稍稍加快的跳动,敲击——这一定是酒液造成的。是酒液灼烧撩拨了他心中从容的平静湖面。

异邦人,穿梭于繁杂人间,你也是这样轻率地抛付蜜语甜言吗?

金发青年终是起了身,夜风拂乱他发顶的金色。他眸中笑意盈然,启唇温声。

“可汗,夜已深,便不叨扰了。”

他总是这样——一直是。狡猾极致,就像一只狐狸,优雅地踱进了狼的巢穴,于此顾盼流连,不掩他的迷人眉眼。——甚至轻抚狼毛,但蜻蜓点水般地转瞬离去,优雅地缓步离别。

——“......?”

他被扣住了手腕,被迫地猛地身子前倾——成吉思汗将马可波罗,那个在他闭上眼睛的瞬间,时常倏然出现的耀眼金色捞入了怀中,他终于迈出了这一步。

金发青年礼仪性的笑容被略有无措的情绪消抹,他好像终于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

这让成吉思汗很满意,可是还不够——他似乎还有余力思考,还妄图启唇道出一些客套的敷衍说辞。这不是成吉思汗想要的,他渴望他湖蓝的双眸只能注视自己——他是他的所属,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能够触碰他,侵略他的,只有成吉思汗一个人。

于是他终于垂首,打破了一切生硬的距离。

——他似乎能听见耳畔有猎猎夜风回响,有漫草争相倾倒的窸窣声,有月光铺转的柔和轻语。

但这一切都不敌面前人略有紊乱的鼻息,唇间带有酒意的灼灼温度,微滞的身体,狂乱的心跳。

你知道吗,异邦人——你闯入的是狼王的巢穴。

你大错特错。

“你别想跑。”

-END-


评论(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