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桉.☆

混圈杂,摸鱼渣。

格瑞的声音。
离得太远尚听不清在说什么,但嘉德罗斯只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雀跃。
几近是飞奔而至。

“......嘉德罗斯?”
什么,居然在和那个杂碎说我..?

轻勾唇角大步上前,正想唤出他默念许久的名字。“格...”

“他的力量值得借重。”
“仅此而已。”

清冷声线堪堪回响耳畔。嘉德罗斯顿住了。包括他的脚步和欲出的呼喊。
罕见的踌躇。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