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桉.☆

混圈杂,摸鱼渣。

-《楚留香》手游同人
-蔡居诚相关,侠蔡侠无差
-第一人称
-练个笔。


那位师兄着实有趣。

我还未拜入武当,只是远远观望之时,便已在意起蔡居诚来。上挑的眼尾与抿紧的薄唇使他看起来颇为刻薄,明明是略低的好听嗓音,却总是从唇齿间挤出些嘲讽或冷笑。蔡居诚的身上仿佛天生有戾气环绕。长满了刺儿似的。

当真是可惜了这一幅好皮囊。我向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


我并不是同这位师兄没过节的,我一时的多心和误解便足以令同样多心的他筑起高墙。

“呃,不用了师兄,我自己来就......”

话音未落,我就被蔡居诚的一声冷笑吓得一个激灵。他似是懒得再看我一眼,忽地转过脸去。垂下眼睑,坠下的视线带点儿自嘲。

“哼,果真是一步错,步步错。既然一开始就不信我,何必跑过来麻烦人。你也好邱居新他们也好,一个两个都来恶心我,好玩么?”

不知怎的,他尖酸言语回响耳畔,我顿时就悔了——从心中断断续续涌出点慌乱与涩意来。待他转身衣袍翻滚,我想也没想就跑上去扣住他的手腕。

“干什...”“师兄我不是那个意思,对不起,我只是......”
蔡居诚却猛地甩开了我的手,鞋底踏至地面的力道愈加狠厉起来,快步离开不忘抛下冷冷言语。

“你当你是什么人,还有资格跟我假惺惺!”

我也渐渐看不透他了,不如说一开始便是不懂他的。明明是位年轻有为的俊秀青年,却因无谓的攀比与走歪的野心,将其他人的心意都给推入恶意的主观深渊。蔡居诚许是习惯了用这般言语将他人拒之千里之外的,就连一点点辩词也不愿相信了。

我看着他离去,他好似从来不屑回头。


蔡居诚终是叛了师门,成了万人唾骂的对象。

他下山的那天我在场,我依稀记得他的怒吼——
“...你们都把我当抹布!”“......我哪里不如邱居新...”

那不甘里简直像是染了哭腔。

我却是更值得唾骂了——竟对一个叛徒起了怜惜之意,竟为一个相识不过一日的恶劣师兄而一下下猛地揪紧心脏。

我想叫住他,却望见了他转过身时发红的眼角。

一如当时甩开我后大步离去的样子,只不过添了决绝。

我的手滞留在半空,飘下的叶片堪堪擦过我的指尖。嗓子发干发哑。

怕是再也无从相见了。

我拜入武当,到后来下山历练,已过了很久了。立春,雪消风自软。在我脑内关于蔡居诚的记忆齿轮终是被终日不歇的马蹄哒哒而生生止住,我说不上原因,但它偶尔在皓月当空之时依旧还会激起清浅的涟漪。


我随香帅进了点香阁。本是谈笑风生,杯沿刚刚抵唇,视线无意间的微转,却瞥见了熟悉的面容。

指节一颤,险些连杯子都拿不稳了。

似是感受到旁人目光,蔡居诚抬了眸子。

皆是一滞。


“是不是邱居新让你来羞辱我的?啊?观看失败者心情很好吗?!”

我急忙稳了稳被他锤得微晃的桌台,慌慌张张的声音有些委屈。

“师兄,你都到这儿还债来了,怎么还把人往坏里想...”我没有说“落魄”这个词,我知晓我那每一个毛孔填满自尊心的师兄定是受不了的。

吵吵闹闹好不容易待他冷静一些,我举起酒盏,同面色铁青的他碰了一杯。

“...前些天送师兄的玉石还喜欢吗?”

“啧,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不给钱就滚。”

我撇撇嘴不再多言,房间里顿时一阵寂静。不知何时一杯酒已下肚,有些灼烫之意,蒸腾至面上。窗口没有闭,徐徐晚风溜入,轻抚了蔡居诚的袖口与额发。他紧绷的神经好似放松了些,面色在月光流转下显得柔润许多。

我忍不住抬眼偷瞄了几眼。却被他逮个正着。

“...有话就直接说。”

“我、我只是想,若是这次没有侥幸来这儿,怕是再也见不到师兄了。”

大概是微醺的缘故,我情不自禁地想要诉说更多。垂下脑袋红着脸豁出去一般。

“怕是、怕是再也没法让师兄正眼看我一次。我没有把你看成失败者,也没想羞辱你——我只是想多来看看师兄。”

意料之外,他没有出言嘲讽,只是静静地听下去。我又喝了口酒,昏昏沉沉的,就这么狼狈又语无伦次地说了出口。

“——我是真心喜欢蔡师兄。”

我不敢看他的面色,只是在一阵安静中兀自紧了心脏。这种安静实在太漫长,我简直都想要起身一笑而过——

“时间到了,你出去吧。”他将酒盏嗒地放于台面,忽然抬指敲了下我的脑袋。

“...?”我捂着头,仰首眨了眨眼睛。

“啧,醉醺醺的,可别倒在大街上了。赶紧回去。”

“...明天带着你那些破玩意儿继续来找我。”


诸多事务缠身,我已经有几日未去点香阁了。

当我再次见到蔡居诚,却是带着满身的尘土与擦伤去的。

我刚跨入门,蔡居诚便起了身来,微瞪双眸似是要责问我,目光坠于我的伤口时却是一僵。

下一秒我被他拽过去按下坐好,在他捏上我胳膊上割伤之时痛得吸了口冷气。

“怎么伤成这样?你专门给武当弟子丢脸的还是怎么?!”

“我当时在想,几天不见了,师兄你会不会想我,在这儿过得开不开心。...然后就大意了。”

蔡居诚闻言却愣了,出乎我意料地,他竟抿抿嘴唇,声音有点发颤。

“...你小子,当真那么喜欢我?”

我凝眸望进他的双瞳,不掩真挚。

“别说瞎话了...!我知道你们都是一样的——假惺惺地示好,最后却都一脸厌弃地唤我叛徒!明明是你们先背叛我、抛弃我......”说到最后他的眼眶都微微发红,狠狠扭过脸去。

蔡居诚始终将自己蜷缩在一个厚厚的躯壳中,竖起高墙,不许任何人戳破与逾越。但不甘与委屈却让他的眼里染上了深深的无从宣泄的寂寞,他自己却察觉不到。
我也不管会如何了,倾身向前紧紧拥住他。

“师兄,你信我。我真的...”

我的话语被蔡居诚轻声的啜泣打断了。他的手指紧紧扣住了我背后的衣衫,将脸埋进我的肩,像是安全感得到了归属,像个小孩般哑着嗓子哭着命令。

“...就这样。”

“不要放开我...。”


“师兄,我一定会努力帮你赎身的!”

“切,谁要你帮忙...。”

我笑着帮一脸别扭的师兄斟酒,阳光正好,我将刚采下的花儿玩笑般簪至他发间。

我知道总会有那么一天的,我会策马寻到他,向他伸出手。我会一点一点敲开他固执的外壳,将深陷执念的他从沼泽中拽出。

然后笑着唤声“师兄”,紧紧抱住他。

-END-

评论(4)

热度(92)

  1. 尚钟楠任桉.☆ 转载了此文字
    我我我,我明天就去和蔡师兄拍照